您當前位置: 唯學網 » 行政管理 » 行政管理教育新聞 »

兒童福利行政管理體制的碎片化

兒童福利行政管理體制的碎片化

唯學網 • 教育培訓

2016-6-20 11:50

兒童福利

行政管理

唯學網 • 中國教育電子商務平臺

加入收藏

少年兒童是我國未來的希望,確保他們正常的成長是我們的責任,但《中國兒童福利政策報告(2016)》稱我國兒童問題復雜多樣,兒童遭受家庭暴力致死、農村留守兒童自殺、患重病得不到救治等一些惡性事件,給我國兒童福利制度建設帶來了諸多挑戰。

近年,我國人口與計劃生育法得以修訂,刑法修正案(九)和反家庭暴力法得以通過。這體現了國家立法機關對兒童社會問題的充分關切與積極回應。在法規政策不斷完善的基礎上,一個非常值得關注的嚴重問題是,兒童福利行政管理體制的碎片化。兒童福利保護“三無問題”亟待解決,即亟須解決沒有專門的兒童福利基本法、沒有兒童福利保護專門機構、沒有兒童福利的專門設施三大問題。

家庭弱化致兒童面臨風險

在報告中,家庭功能弱化、兒童福利服務需求快速釋放,正是挑戰之一。

根據國家衛計委發布的《中國家庭發展報告2015》,我國家庭發展正經歷深刻變化,家庭規模中,3人家庭和兩人家庭比例名列前兩位,分別占到31.7%和21.9%;戶規模中,兩人戶和3人戶比例位居前兩位,分別占到37.7%和25.5%。

中國兒童福利政策研究課題組在報告中寫道,可見,2至3人的小型家庭(戶)已經成為家庭主流。

課題組認為,由于社會加速流動和家庭功能弱化等原因,兒童風險急劇加大,給家庭帶來巨大壓力。因此,迫切需要增加家庭發展外部支持,由政府和社會承擔起兒童保護的重要責任。

我國兒童福利制度建設面臨的其他挑戰還包括:兒童醫療資源嚴重不足,兒科醫生緊缺,兒童用藥極度缺乏且存在安全問題;兒童教育基礎設施、師資配備和服務質量亟待提高;基層兒童福利服務支持系統薄弱等。

“我國兒童福利制度仍嚴重滯后于經濟社會發展。”北京師范大學中國公益研究院常務副院長高華俊告訴《法制日報》記者。

一年出臺30項法律政策

去年年底,家住云南省紅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農村的普美珍(化名)給自己超生的孩子上了戶口,在此之前,3個超生的孩子,一個9歲,一個7歲,一個5歲,都沒有戶口。

媒體披露的3個孩子,只是我國1300萬名“黑戶”之一。

據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顯示,全國有1300萬“黑戶”,占總人口的1%。

普美珍和丈夫在外地打工,運氣好時,每月能有四五千元收入,但養活5個孩子還是吃力,何況其中3個孩子因為超生,所以一直沒有上戶口。

2015年11月下旬,公安部召開會議,議題之一,就是解決全國無戶籍人口的戶口登記問題。

會議結束不久,根據最新的政策精神,普美珍趕回家鄉給超生的孩子落了戶,這一次,沒有任何附加條件。

2016年1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解決無戶口人員登記戶口問題的意見》,提出了解決無戶口人員登記戶口的具體政策和措施。

課題組在報告中稱,統計顯示,2015年6月至2016年5月,過去一年間,中央層面已經出臺了人口、救助保護、生活保障、醫療、教育發展5類共計30項涉及兒童的法律法規和規范性文件。

民政部社會福利和慈善事業促進司副司長徐建中在接受《法制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現階段,我國的(兒童)福利(制度)仍處于補缺型的,還不是一個普惠型的。”

徐建中認為,匯集政府各個部門的力量,共同解決兒童福利面臨的問題,這是我們當前的一個重要舉措。

在法律層面上,過去一年間,人口與計劃生育法得以修訂,刑法修正案(九)和反家庭暴力法得以通過。

課題組認為,這體現了國家立法機關對兒童社會問題的充分關切與積極回應。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規范性文件層面,發布主體多數是國務院、國務院辦公廳或者多部門聯合發布。

例如,2015年9月,國務院發布《關于全面建立困難殘疾人生活補貼和重度殘疾人護理補貼制度的意見》;2016年2月,民政部、公安部、教育部聯合下發通知,在全國范圍內開展農村留守兒童摸底排查;2016年5月,多部門聯合發布《關于加強兒童醫療衛生服務改革與發展的意見》,應對兒科供需矛盾。

課題組認為,目前,我國各項兒童福利法規政策不斷完善,基本建立起現代兒童福利制度架構。

高華俊向《法制日報》記者表示,在法規政策不斷完善的基礎上,一個非常值得關注的嚴重問題是,兒童福利行政管理體制的碎片化,針對不同兒童群體的福利保護,由不同的部門依據各自權限具體執行和管理,“各干各的,不統一”。

例如,針對農村留守兒童設立的部級聯席會議,需要協調27個中央部門。

建議成立國家兒童福利局

今年年初,民政部成立未成年人(留守兒童)保護處,成為國務院部委內設的第一個未成年人保護專門機構。

課題組認為,民政部成立未成年人(留守兒童)保護處,有利于建立未成年保護領導協調機制和部門聯動協作機制,推動實現家庭保護、學校保護、社會保護和司法保護的有序銜接。

高華俊表示,未成年人(留守兒童)保護處,加上原已設立的兒童福利處,層級還是有點低,決策力小,無法協調其他部門共同推動整體兒童福利保護制度的發展,“還是要建立獨立的行政管理體系,組建國家兒童福利局”,統籌管理兒童福利工作。

課題組建議,各級民政部門可以單獨設立兒童關愛保護工作局(處、科),統籌協調關愛保護兒童工作。

“完善的行政管理體系是兒童福利發展的關鍵。”課題組在報告中稱,發達國家的經驗表明,兒童事業發展須設立專門的兒童工作部門,我國迫切需要建立完善的現代兒童福利行政管理體制,確立“兒童優先”的基本國策。

課題組還建議,應完善兒童保護法律政策,包括修改未成年人保護法,適時制定兒童福利法,明確規定政府、社會和家庭關愛保護兒童的權利義務,依法保護兒童權益。

在高華俊看來,當下兒童福利制度發展滯后,基本原因是缺少一部兒童福利法,反映了我國整體來說仍缺少針對兒童福利的頂層設計。

高華俊表示,在各項兒童福利政策日趨完備的基礎上,早日達成兒童福利制度的立法共識,形成頂層設計,待條件成熟時再制定法律。當前可先由國務院出臺兒童福利保護相關條例,待時機成熟再由全國人大立法。

“兒童福利保護‘三無問題’亟待解決,沒有專門的兒童福利基本法;沒有兒童福利保護專門機構;沒有兒童福利的專門設施。”高華俊向《法制日報》記者表示。

以上內容是兒童福利行政管理體制的碎片化的相關資訊,要想了解更多行政管理的相關信息內容,請隨時關注唯學網行政管理研修頻道,小編會第一時間為大家更新跟進最新信息。

0% (0)
0% (10)
已有條評論
好赚钱的小软件有哪些